瀘州老窖1.5億存款“失蹤之謎”揭曉,主犯被判刑17年,某上市銀行要賠償

研究
2019-08-12 10:24   轉載   深藍財經
瀘州老窖五年前的一宗1.5億存款離奇失蹤案浮出水面。



近日,瀘州老窖(000568.SZ)五年前的一宗1.5億存款離奇失蹤案浮出水面。

8月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書顯示,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瀘州老窖近1.5億存款失蹤案主犯袁劍鳴數罪并罰,執行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處以罰金420萬元,并責令其退賠犯罪所得11686.3萬元。


瀘州老窖在5月17日的重大訴訟進展公告中提到,針對這起存款丟失案,截至2019年5月16日,已陸續收回1797.99萬元。此外,根據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存款丟失案一審《民事判決書》,對于公司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兩家涉事的中國農業銀行支行共計承擔6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由公司自行承擔。


但其實,瀘州老窖涉及的存款糾紛不止于此。資料顯示,2014年10月,公司發現有1.5億元存款出現異常后,對公司全部存款展開風險排查,發現公司在中國工商銀行南陽中州支行(簡稱“工行中州支行”)等兩處存款存在異常情況,共涉及金額3.5億元。

針對多家銀行的5億元存款異常,2014年,瀘州老窖直接計提2億壞賬準備。

2019年5月,瀘州老窖稱已陸續收回工行中州支行19461.98萬元的存款及利息,余額部分正在積極追討中。經統計發現,加上長沙迎新支行收回的1797.77萬元,共計收回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款項21259.97萬元,目前瀘州老窖仍存近3億存款糾紛。

詐騙起因于“存款換銷量”

2012年下半年,為應對白酒銷量下滑,瀘州老窖推出“資源交換,助力營銷”方案:

1、瀘州老窖將5000萬元為單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銀行一年,合作銀行按照國家規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給瀘州老窖,瀘州老窖與銀行簽訂存款及開銷戶協議進行約定;

2、合作銀行通過該存款,獲取存貸差收入,以團購價購買瀘州老窖指定產品;銀行也可以向客戶推薦,主要由客戶購買。每5000萬元存款對應購酒在600萬元以上,先購酒后存款,存款數額以此類推。合作銀行必須確保存款安全。

2012年10月,1973年6月出生的寧波商人袁劍鳴從朱某1處得知瀘州老窖有上述“資源交換”業務,認為可以利用一年的定期存款期套取該款使用,便與朱某1合謀共同套取瀘州老窖的存款。隨后,袁劍鳴經朱某1的引薦,認識了瀘州老窖上海經銷商陳某2和時任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行長鄭某。2013年初,袁劍鳴與陳某2、鄭某來到瀘州老窖商談“資源交換”業務。之后,袁劍鳴、朱某1、陳某2達成合作意向,并以袁劍鳴實際控制的寧波額恩思貿易有限公司與陳某2簽訂了三份《白酒購銷合同書》,由袁劍鳴、朱某1分三次支付陳某2購酒款2300.3143萬元,陳某2負責讓瀘州老窖通過“協議存款”方式,分三次存款2億元到袁劍鳴、朱某1指定的迎新支行開立的瀘州老窖公司賬戶,并承諾保證該筆存款在一年期內不查詢。同時,袁劍鳴與朱某1協商確定,獲取瀘州老窖2億元資金后,由袁劍鳴、朱某1平分使用。

冒充銀行員工辦理開戶手續、制作虛假存單

為達到套取瀘州老窖存款的目的,袁劍鳴先是于2013年4月份安排張某1、陳某1穿著銀行制服,冒充農行迎新支行工作人員到瀘州老窖上門開戶,朱某1則通知陳某2予以接洽。張某1、陳某1被陳某2帶領到瀘州老窖后,以農行迎新支行名義與瀘州老窖簽訂了《協定存款協議》,獲取了瀘州老窖相關開戶印鑒模板及開戶資料。隨即,袁劍鳴安排羅某、張某1一起持根據瀘州老窖模板偽造的瀘州老窖相關印鑒及開戶資料到迎新支行,由羅某、張某1冒充瀘州老窖工作人員以瀘州老窖名義在銀行開戶。因羅某、張某1所持瀘州老窖賬戶資料不齊全,不符合開戶及開通網上銀行條件,鄭某根據朱某1的要求通過“特事特辦”程序開通賬戶及網上銀行。袁劍鳴安排人員從該銀行購買了電子支付密碼器、支付憑證。同時,為避免瀘州老窖與迎新支行在對賬過程中使事情敗露,張某1等人在對賬協議中將對賬單郵寄地址填寫為其臨時租住的長沙市人民路朝陽銀座1002室。

2013年4月22日,為順利套取瀘州老窖存款,被告人袁劍鳴與朱某1、黃某、羅某、唐某在長沙匯合。袁劍鳴安排唐某購買一臺打印機,由羅某在電腦上打印一張面額為5000萬元的虛假單位存款證明書。袁劍鳴在該偽造的單位存款證明書上模仿了鄭某的簽字并蓋上偽造的印鑒。次日,瀘州老窖指派財務人員呂某1到長沙迎新支行核實賬戶信息并辦理第一筆5000萬存款業務,為避免財務人員與銀行工作人員直接接觸拆穿騙局,朱某1直接將呂某1帶至鄭某的辦公室,由鄭某接待。被告人袁劍鳴則安排陳某1和張某1負責在大堂處理與柜臺的銜接。瀘州老窖財務人員核實公司賬戶后,便通知公司財務部門轉賬付款。隨后,袁劍鳴特意將呂某1帶至農行迎新支行對面的咖啡廳吃飯、聊天。聊天過程中,張某1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將袁劍鳴事先偽造的面額為5000萬元的單位存款證明書交給呂某1,呂某1未與銀行核實便攜存單離開長沙。

冒充員工轉款、取現

為順利將農行迎新支行瀘州老窖存款轉出,被告人袁劍鳴又安排羅某、張某1冒充瀘州老窖公司員工到農行長沙紅星支行,用偽造的瀘州老窖公司開戶憑證開立了瀘州老窖賬戶。隨后,袁劍鳴安排人員使用密碼支付器、加蓋了偽造的瀘州老窖公司財務印章的取款憑證,將該5000萬元從農行迎新支行瀘州老窖賬戶轉賬至農行紅星支行瀘州老窖賬戶,然后再由該賬戶轉移到袁劍鳴實際控制的寧波額恩思有限公司、寧波海峽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寧波博時利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寧波弘和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等賬戶,然后又迅速轉化為多筆金額較小資金轉出。另外,袁劍鳴還安排公司職員到各個銀行提取巨額現金將該款項予以轉移。2013年6月、9月,袁劍鳴伙同朱某1、黃某、陳某1、張某1等人又以同樣方式兩次獲取瀘州老窖公司資金共計1.5億元。

2014年4月,偽造協定存款協議約定的還款時間到期幾天后,袁劍鳴與朱某1、黃某共同歸還了第一筆5057.5萬元,其中朱某1、黃某籌措了900萬元用于歸還。

2014年6月,第二筆5000萬存款即將到期,被告人袁劍鳴及朱某1無法按時歸還,又從陳某2處購買了360余萬元的白酒,就該筆存款辦理了三個月續存手續。陳某1等人按照被告人袁劍鳴的安排,攜帶偽造的面額為5000萬元的單位存款證明書到長沙。瀘州老窖指派財務人員代某2到長沙辦理5000萬元續存三個月的業務,后陳某1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將事先偽造的新存單交代某2,代某2將到期存單給陳某1,代某2未與銀行核實便攜存單離開長沙。

向行長行賄220萬元

在套取瀘州老窖存款的過程中,為利用鄭某的銀行行長身份及開戶時提供幫助等,被告人袁劍鳴及黃某分別于2013年5月、6月送給鄭某人民幣200萬元和價值人民幣20多萬元的雪佛蘭汽車一臺,鄭某予以收受。

事情敗露逃至泰國

2014年9月30日,1.5億元存款均已到期,瀘州老窖派財務人員攜存單到長沙市開福區農行迎新支行提示取款。銀行工作人員告知其賬戶內資金已被轉出,存單系偽造。2014年10月15日,瀘州老窖在證券交易所發布重大訴訟公告,披露該事實及起訴情況。


袁劍鳴見事情敗露且無法歸還上述錢款,于是逃跑至泰國。

2018年2月6日,長沙市公安局將潛逃泰國曼谷后向當地警方投案的被告人袁劍鳴押解回國。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被逮捕。

截至案發時止,扣除案發前歸還的5057.5萬元(含利息),該案仍有14942.5萬元未歸還,其中4000余萬元被用于開設江西亞細亞陶瓷有限公司,剩余資金均被袁劍鳴掌控和支配,并用于走私等其他活動。另外,朱某1從中獲取中介費50萬元。

袁劍鳴已歸案,但誰來填補這1.5億元的資金窟窿呢?判決書稱繼續追繳詐騙犯罪所得人民幣14942.5萬元發還被害人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其中,責令被告人袁劍鳴退賠犯罪所得人民幣11686.3萬元,查封在案的袁劍鳴旗下寧波額恩思貿易有限公司名下房產、寧波睿涌進出口有限公司名下房產、袁劍鳴前妻胡某2名下房產,作為被告人的可供執行財產。


圖自一審判決書

在這7處房產中,寧波市江東區楊木碶路188弄21號701室已被法院拍賣,起拍價為197萬元,其余6處房產按照目前市價約3000萬元。


圖為房產拍賣公告

兩罪成立,判刑17年,罰金420萬元

2019年4月26日,長沙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

判決認定:被告人袁劍鳴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瀘州老窖財物,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且數額特別巨大。被告人袁劍鳴為謀取不正當利益,伙同他人給予銀行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在詐騙、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袁劍鳴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被告人袁劍鳴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所犯的詐騙、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行,系自首,可從輕處罰。司法機關通過扣押、查封、凍結追回部分犯罪所得,可對其酌定從輕處罰。被告人袁劍鳴一人犯二罪,應數罪并罰。本案被害人瀘州老窖共有資金2億元被袁劍鳴、朱某1等人掌控、支配,扣除案發前歸還的5057.5萬元(含利息),尚有14942.5萬元未歸還,應認定為詐騙數額,且應予以追繳。根據在案證據,違法所得資金均是先到袁劍鳴控制的銀行賬戶后再分配資金去向,其中,另案被告人朱某1與黃某為開設辦理江西亞細亞陶瓷公司實際支配使用了4106.2萬元,朱某1還獲取中介費50萬元。剩余資金均被袁劍鳴掌控和支配,扣除其案發前歸還的4157.5萬元(案發前共同歸還的5057.5萬元減去朱某1、黃某籌集的900萬元),尚有11686.3萬元未歸還,應責令其退賠。

法院判決袁劍鳴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并處罰金400萬元;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并處罰金20萬元,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并處罰金420萬元。

損失兩銀行承擔60%,瀘州老窖承擔40%

根據瀘州老窖2019年5月17日的公告,瀘州老窖與農行迎新支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案涉及到的刑事案件經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認定涉案金額為14942.50萬元,截至2019年5月16日,長沙存款案已陸續收回1797.99萬元。


2019年5月15日,公司收到湖南省高級法院關于長沙存款案一審《民事判決書》,根據該判決書,對于瀘州老窖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的賠償責任,農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由瀘州老窖自行承擔。

另一家白酒上市公司也曾存款失蹤

深藍財經發現,此類案件在白酒行業中并非個例,另一家白酒上市公司酒鬼酒(000799.SZ)也曾陷入1億元存款失蹤案中,一審判決涉事銀行農行華豐路支行賠償近6000萬元,但農行華豐路支行拒收判決書并表示要向湖南省高院上訴。

在這兩起存款失蹤案中,農業銀行相關支行均身在其中。

瀘州老窖現存近3億的存款糾紛

但其實,瀘州老窖涉及的存款糾紛不止于此。資料顯示2014年10月,公司發現在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1.5億元存款出現異常后,對公司全部存款展開風險排查,發現公司在中國工商銀行南陽中州支行(簡稱“工行中州支行”)等兩處存款存在異常情況,共涉及金額3.5億元。為減少可能損失,保護公司及投資者利益,瀘州老窖當即報請公安機關介入,采取相關資產保全措施。

公告顯示,2014年12月31日,瀘州老窖在工行中州支行1.5億元存款到期。工行中州支行以公司的存款被南陽公安機關凍結為由拒不支付,并拒絕出示凍結手續。2015年1月4日,公司派員持正式函件前往中國工商銀行總行(以下簡稱工行總行)交涉,工行總行答復需要調查。2015年1月8日,公司再次與工行總行交涉,仍無結果。另一處存款2億元,相關案偵和資產保全工作正在進行,目前公安機關保全資產已超過1.2億元。

針對多家銀行的5億元存款異常,瀘州老窖2014年直接計提2億壞賬準備,其在2014年年報中亦承認其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2019年5月17日,瀘州老窖公告稱,工行中州支行另一處的2億元存款已陸續收回19461.98億元,余額部分正在積極追討中,經統計發現,加上長沙迎新支行收回的1797.77萬元,共計收回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款項21259.97萬元,目前瀘州老窖仍存近3億存款糾紛,仍維持計提2億元的壞賬準備。

廣告

聲明:1.酒業家所轉載文章系傳播信息之需要,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酒業家平臺的立場,酒業家亦不表示贊同。 2.酒業家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酒業家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酒業家”,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酒業家的追責。
如果你想第一時間獲取酒業咨詢和酒類行業分析報告,請掃描右邊的二維碼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參與討論

提交評論
Copyright 2014 酒業家 京ICP備14023586號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 金融赚钱的方法 橙现红包app手机赚钱 手机捕鱼送分可提现金 汽贸公司赚钱吗 麻将上下分 棋牌 模拟人生手游 怎样赚钱最快 两个孩子妈妈在家干什么能赚钱 给公众号投稿赚钱是真的吗 0107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壁纸纯字赚钱 成都麻将实战100例大全 会缝纫怎么赚钱 新东方赚钱 麻将来了怎么切换大众麻将 下载app做任务赚钱安卓 青岛做旅游赚钱吗